林林林德西

你呀你,是自在如风的少年。

【毕侃】带不走的只有你

半颗百香果:

没去过成都全是百度的/看看就好不要杠我


❥本文3350字/脑洞来自bk微博/感谢喜欢


你的甜果/文章汇总












/












001.






七月的成都闷热得不像话,李希侃走在街头巷尾总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口被扣上盖子的蒸锅里,好像再过几分钟就会被人用筷子戳穿,然后捞出去吃掉。






身上穿的这件白色T恤,在刚买来的时候曾经穿着去拍了照,发到朋友圈后那个人点了个赞,李希侃想着,这好像是他们离开大厂之后朋友圈为数不多的互动之一吧,那就穿它来好了。






头发有些长了,却也懒得打理,只带了顶鸭舌帽,压得刘海遮盖了些视线,把那毛躁和热气一同闷在里面,脸上还挂了只黑色的口罩,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打扮,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正常。






可是也没旁的办法,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,一向爱赖床的他破天荒地早起,低着头按照导航,慢吞吞向目的地走去。












002.






要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宽窄巷子。






来之前没做什么功课,到了目的地时李希侃有一瞬的迷茫,后来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便也懒得弄清楚什么了,就索性随处乱走,没想到看到了那面在朋友圈里见过的签到墙。






绵延数百米的呼吸瓦墙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签名,明知道是无望的事情,李希侃还是从头开始,认认真真查看起了这面墙,时而跪坐在地上,时而踮起脚尖拼命往高处张望。






无非,是找一个可能根本没有签下的名字而已。






其实他是有那个人的签名的,在决赛直播结束后。






他同公司有三个队友一起进入了决赛,结果却只有他一人没能出道,并且卡在了第十的位置上,李希侃下了台和队友见面强颜欢笑时,也还是没能忘记他带着泪望向金字塔的那一眼,脑中和心里一时间许多的弯弯绕绕,到最后,终究敌不过想到那句“逃离大厂”时的绝望。






于是拿了自己的制服,仔仔细细照了镜子擦掉那些惹人厌的泪痕,凑到乐华的阵营中去,戳戳他的背,待他望过来,扬起与往常无二的笑容,不知是不是化妆台的灯光太过明亮,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依然能露出亮晶晶的光。






他说,“毕雯珺,你给我签个名好不好?”






那制服被洗得干干净净,又小心地熨烫过,李希侃抓在手里的地方被他的汗浸得皱皱巴巴,像他此刻缩成一团的心。






而那个人似乎永远是温柔的,事实上在大厂的这几个月,尽管他总是操着一口东北口音浓重的普通话,李希侃还是执着地认为他是温柔的。






口音和这些没有关系的呀,他这么想着,觉得面前人的脸又柔和了几分,嘴角上扬时牵动着整张脸都变得鲜活了起来,然后他听到熟悉的嗓音带着些笑意,接过他手里制服的同时,轻轻说了句,“好。”






黑色马克笔的气味有些刺鼻,笔盖打开的一瞬李希侃下意识皱了下眉,尽管环境嘈杂,笔尖摩擦布料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朵,一笔一划,震耳欲聋。






毕雯珺依旧是很有耐心的样子看着他,漾着水光的眼睛和微红的鼻头,都没能让他此刻看起来狼狈一些,这人可真好看,李希侃呆呆地望着他时,还在这么想。






“要我帮你叫Justin他们来签名吗?”最终还是被柔声唤醒。






“啊,不,不用……我回去了,再见。”






“嗯,再见。”










日头逐渐毒辣了起来,李希侃把脑袋裹得太严实,又没有吃早饭,出了一身汗之后渐渐有些眼花无力,他扶着墙壁缓缓坐在了地上。






他想起自己4月6日刷了一个通宵的微博,然后发现,那晚毕雯珺被记住的,是望向出道位的表情,而李希侃被记住的,是望向毕雯珺的眼神。












003.






第二站他去了锦里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食欲不佳,都说来锦里不能错过当地的小吃,可他明明没有吃东西,此刻看着满街的招牌却提不起一丝兴致。






他想起朋友圈看到的那张照片,应该是拍摄在某个茶楼,于是沿着一路的店面开始寻找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耐心了,入眼的建筑都大同小异,他一个人能不在这里迷路都已经不错了,现在却去逐一寻找一家只被带到一扇门的茶楼,怪好笑的,想到这里他躲在口罩后,一个人笑出了声,瘦削的肩膀小幅度耸动着,也没在意有没有人看他。






他摸了摸背包,侧面本应装水瓶的口袋里此刻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,被小心装在一个绒布袋子里,裹了两圈,是他找毕雯珺要来的悠悠球。






没错,是他要来的,在阿偶TV录制教学悠悠球那天。






亮色的绳带着银色的球在好看的指尖翻飞,他的视线跟着走,假装认真的样子,其实思绪早已飞到九天云外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,或许是在初舞台那次,看他突兀的大个子梳着怪异的发型站在队伍最边上,整个人明明很认真却又让他很想笑,也或许是后来看过他学主题曲时认真练习的样子,素面朝天不修边幅,可唱起歌来眼里还是有光的,又或许是半兽人被分到了一组,聚到一起开会时总是忍不住往他身边凑,还有人吐槽过怎么他一去训练就开心得不得了,那时候他怎么回答来着,哦对了,他说,“因为喜欢,因为爱呀。”






“早点遇到你就好了,真的。”于是心猿意马缠绕着指尖的球绳时,那句心里的话就轻飘飘从嘴里跑了出来。






后知后觉意识到失言,想再补救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假装随意地圆着,连小学都扯出来了,最终却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完整。






算了,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,你懂不懂无所谓,反正我说了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遇到毕雯珺之后总是爱说“算了”这个词,他自认以前不算是个佛到没边的人,尽管不爱争抢可也没到事事放弃的地步。






后来他认真思索过这个问题,大概是因为这个人于自己而言,除了放弃,再不可能有第二个选项吧。










一个人晃悠到天色渐暗,李希侃也还是没能找到那个茶楼,他站在路口有些惆怅,自嘲果然是无缘,签名找不到,茶楼也找不到。






也罢,他把帽檐压得更低了些,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,准备离开这里,向最后一站进发。












004.






到达春熙路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,面前“太平洋百货”几个大字闪着红色的光,他站定在那里看满街的霓虹闪烁,人来人往,突然有那么两句歌词出现在脑海里。






“这城市那么空,这回忆那么凶,这街道车水马龙,我能和谁相拥。”






然后他又马上笑着摇头否定自己,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不应景的东西,这明明是座人群熙攘的城市,也明明是个自己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回忆的城市。






毕雯珺发在朋友圈的照片里,来的一共就这三个地方,标了名字的地方他还能跑过去转两圈,安慰自己也算是与他在不同的时空同游了,可微博上与范丞丞合照带着的那份麻小,他实在是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了。






索性就随意找了一家店。






夏天的夜里这些店面自然生意火爆,他点了一份小龙虾,然后环顾了一下店外临时支起的凉棚,找了光线最暗的一处,仔细擦了椅子后坐下,终于摘下了口罩。






棚子的几个角挂着惨白色的灯泡,无一不围绕着成群的飞蛾,扑闪着翅膀拼命靠近着,却一次次撞在灯壁上。






他不知怎的就来了兴趣,盯着那灯泡看得津津有味,直到自己点的餐被端上来,才把视线收回来,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带着绿色的光斑,让他适应了好久才看清眼前的小龙虾。






大概是攒了一天的食欲在此刻终于爆发了,他戴上手套就开始超那盘小龙虾发起进攻,汤汁还是烫的,隔着塑料把他的指尖烧得通红,他却仿佛没知觉,好像和这些鲜红的东西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掰掉他们的头。






他还记得在大厂,大家一起去吃海底捞那次,自己也去调料时也是不要命地放着泰椒圈,却被偶然路过的毕雯珺抓住了胳膊。






“少吃辣椒,会长痘,对嗓子也不好。”他听到那人这么说。






“没事啦,我从小就特别爱吃辣,吃得清淡我会死掉的。”他呲着小白牙说得夸张,宝贝地护着手里的碟子,一副怕被抢走的样子。






然后毕雯珺笑了笑,松开他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




什么嘛,原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,李希侃垮了嘴角,往碟子里又舀了一勺辣椒酱。










和最后一只小龙虾较劲的时候李希侃突然觉得,其实自己也蛮失败的,本来是想靠着在他朋友圈里发现的那些少得可怜的线索,走他走过的路,看他看过的风景,也算是给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单恋画上一个句号,可没想到最终,自己却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找到。






他往嘴里灌了一口冰凉的可乐,有些侥幸地想着,不知道这是不是还没到该画句号的时候的意思呢?












005.






回去的公交空无一人,李希侃走到最后排的角落靠窗边坐下,摸出手机接通了罗正的电话。






“死心了吗?”那边的声音其实是不急不缓的,李希侃甚至能脑补出那张好看的面瘫脸,但他知道那双手肯定已经攥成了拳头。






“就……大概吧。”李希侃往上拉了拉口罩,带着鼻音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




“你哭了?”






“没有没有,是那个小龙虾太辣了,真的很辣你知道吗?可是很好吃,唉,我吃得太快了都没来得及拍照……”






“别撒谎了,你不是很能吃辣的吗?是谁代言周黑鸭的时候只顾着吃都不顾形象了?”






“就……就很辣嘛……”李希侃还是弱弱的反驳了一句,然后没了声音。






“网易云买的新歌都送完了?”






“还没,买得有点多,又不敢发在朋友圈,嘿嘿……”笑得有些心虚,他转头看向窗外,沿路街景飞快地向后跑去。






然后他伸出细长的指头,在玻璃上一遍遍写一个“毕”字。






在这闷热的天里玻璃干净得不行,明明怎么划都不会留下痕迹,他却还是乐此不疲。






“小侃,cp粉都知道这不过是限定爱情,怎么反倒你自己,不知道了?”罗正的声音很轻,一个字一个字砸在他的心上,却犹如重锤。




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要下车了不跟你说了。”似乎被戳中痛处,李希侃慌忙挂断了电话,也不管车开到了哪里,压低帽檐就跑下了车。






似乎是一处夜市,有摆着摊卖饰品的,也有推着车卖小吃的,他随手拿了一个狐狸耳朵的发卡想带上,摸到头上的帽子想了想又作罢。






路边的奶茶店在放歌,低沉的嗓音熟悉的曲调,他认真去辨认,发现是那首成都。






让我掉下眼泪的,不止昨夜的酒。


让我依依不舍的,不止你的温柔。






李希侃垂了眼睑,掏出手机在朋友圈打下一行字,“成都,带不走的只有你”,看了很久又逐字删掉,然后收起手机,缓步走入了夜色中。








FIN.








(结尾再说一次吧 真的没去过成都 也不是很了解行程 全是我瞎写的 肯定漏洞百出 大家看过就忘了吧 当初想得很好结果写得很烂 可以骂文但请不要较真来杠我 先滑跪 打扰了

【毕侃】我不是我没有,别瞎说啊 番外

双层芝士汉堡:

经纪人X站哥


黄新淳视角番外 悔过三连




我是爱淳的请相信我


(上)


(中)  


(下)


谢谢大家看完这篇一不小心就写太长的流水账


有缘再见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副主舞哥哥走的时候6sense的团体活动曾一度中止了三四个月,这中间队长还有戏可拍,其他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假期失落多于放松。


那个人有老腰伤,但一直很坚强,忍痛练习或上台,也从不抱怨公司安排,一度是队里的励志典范。


所以他们也没想到,这些隐忍成了副主舞哥哥埋在心里的导火索,那年过年前夕大家在宿舍里乱哄哄的整理行李,也没人留意到他已经把自己的重要物品都收拾好准备带走。


所以万事只是等一个时机,头一年他们的大奖,竟也是拆散他们的利剑。




危机时公司得到了一笔融资,成功把师妹团推了出去。


黄新淳有次夜里听见自家小rapper在阳台偷偷给家里打电话,才知道这笔钱是他托家里帮忙联系的。


你看,总有人可以放下身段和尊严只为保全大局,也有人自顾保身舍弃情谊。






黄新淳是这期间第二个接到个人活动的,公司之前给他谈的一档大型户外挑战类节目,第一期录制时赶上毕业季特辑,背景安在各大院校。


开会的时候组里问这些参与者有推荐的学校吗,黄新淳想都没想就说了李希侃的学校。


他自己大学的时候考了影视类院校,学校对艺人的出勤很宽容,但后来他行程一多,大二的时候就办了休学。




制片人问他,我以为你是D校的,黄新淳说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刚好在传媒学院,他快毕业了。




录制的流程是嘉宾各自前往指定学校,在毕业典礼上突袭演出,然后再和毕业生们合影留念。


他们接洽的各校都很好说话,毕竟是个互利互惠的事,黄新淳打算给李希侃一个惊喜,也没提前说。




结果拍摄当天早上来接他上工的人是毕雯珺,他还以为这回露馅了,结果毕雯珺说什么,哦他只是约了小侃典礼结束后吃午饭,刚好看到黄新淳有这个行程就主动请缨了。


呵呵,黄新淳能说什么,他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,他怎么又成了这对狗男男爱情路上的踏板。


现在李希侃平时要是给他献个殷勤都是“给老毕买了看着挺好就顺便也给你带了”,搞的他无端端还跟毕雯珺有一些“情侣款”,结果现在连毕雯珺都不把他当回事了,老毕啊老毕,你学坏了你。




当天的录影进行的很顺利,校长讲完话,背后的大幕落下,黄新淳所在的这组表演了一首6sense演唱会固定的安可曲,是首歌唱青春永不熄灭,我们终将重逢的歌,这次改编成了摇滚版,成功点燃了整个礼堂的气氛,有第六感的粉丝在台下哭笑着合唱,也有起哄的男女在下面鬼哭狼嚎。




最后呜呜泱泱一群学生老师跟明星在台上大合照,在场只有少数人知道黄新淳与李希侃交好,他便悄悄地把穿着学士服的李希侃拉到身边,结果旁边还有女同学大声起哄说你们好配啊,李希侃一秒回呛闭嘴吧你们,黄新淳只能摆出一张迷茫脸,心想你们都快闭麦吧,人男朋友在台下盯着,怕是就快在心里对我唱凉凉了好吗。






黄新淳和李希侃一起经历过很多次毕业,留下过很多的合照,但自打他出道后,他们就再也没能光明正大的在镜头前称兄道弟了,他们参与了彼此的大半生,能以这种方式共祝这青春至高的仪式,也算是弥补了这几年的兵分两路的遗憾。




后来黄新淳家里也多了这么一张两人在台上勾肩搭背的合影,照片是毕雯珺在台下用李希侃的相机拍的。






学生和家属还要留下来等待颁发毕业证书,节目组就趁机先撤,黄新淳是被另一位同事带走的,毕雯珺则回到了车里等李希侃。


他问毕雯珺怎么不去跟李家爸妈一起等,毕雯珺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事,他现在没有立场待在那儿。




当时黄新淳有种预感,李希侃跟家里摊牌可能不会那么顺利,结果还真让他猜中了。






这件事最后一直拖拉到过年,黄新淳也算是在其中起了一定作用。


李家爸妈一向喜欢他,即使黄新淳再膈应那对狗男男总是秀,但为了兄弟的幸福他该帮还是要帮。


他和李希侃一起软磨硬泡,毕雯珺负责不说话只干活,李家妈妈很喜欢第六感的队长演的戏,黄新淳就为她要了好多签名,老两口态度逐渐松软,最终还是默许了这段关系。


黄新淳想着,叔叔阿姨并不是那么不开明的人,但说服需自己之余,还是需要个台阶下吧。




事后恰逢过年放假,李希侃打电话问黄新淳,眼下三个人都有空,他和毕雯珺想请黄新淳吃个饭,谢谢他的助攻。


黄新淳想着自己好歹也是第一个知道他俩搞对象的人,如果全时是他俩的月老庙自己也算是个媒人了,他得好好敲顿大餐。






请客的当天,一到饭店黄新淳就后悔了。


谁来告诉他,说好的三个人吃顿饭呢,为什么毕家父母和李家父母都在呢,这什么定亲局,他现在走还来得及吗。


那顿饭两家人吃的很融洽,他还被当面感谢了,但黄新淳内心只想哭,你们就请好好善待单身狗好吗,你们以前两个人组队搞我,你们现在还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组团搞我。


他以后再信这两个王八蛋,他就活该单身一辈子。






这一年6sense还是以五人形式回归了,黄新淳觉得可能未来很长时间他们都不能再这样聚齐了。


大家都有个人的工作,他自己现在是两档不同类型真人秀的固定班底,团饭散的散,不然就是变成唯五,公司和个人粉丝也默认现在这样分开发展的模式对每个人都好。


世上难有不散的宴席,这个在当年他还是追星狗时就该看清,只不过即使分开,他也希望一起经历过波折的五个人,还能异体同心。




最后一次签售时,ChunHeart现在的站长来告诉他,她准备休站了。


她从黄新淳出道开始追,认识了saykan,得到他的信任将站子交付于她,也让她结交了后来ChunHeart工作组的很多好朋友。


她谢谢黄新淳一直以来给她的精神鼓舞,她在这一路学会了很多,也找到了人生方向,现在理想的学校发来了offer,她也该是时候为自己的人生做打算了,但她以后无论在哪里都还是会继续支持黄新淳的。


黄新淳知道人来人往,自己的站子开开关关,最早追随他的人也走了大半,现在他在活动或录制时看到的很多都是新面孔,但ChunHeart皮下的这个妹子却很少缺席。




他不能自私的要求谁留下来,他得到的也不过是别人付出的,已经太多了。


黄新淳在专辑上写了谢谢一路相随,最后握了握妹子的手,然后站起来向她鞠了个躬,妹子受宠若惊的回敬了他。


他想粉丝与偶像的关系大致就是这样的,你陪我过尽千帆,我祝你前途无量。






出道第七年黄新淳买了房,但工作多时还是选择住在宿舍,曾经搬到哪都是六个人加经纪人热热闹闹,现在也只剩下他跟队里主舞会回来住了。


闲暇时他依然是那个重度网瘾青年,八组多年屹立不倒,兔区坚挺又迎新风,人在业界混,他还是爱吃瓜,吃瓜使他心境年轻。




像科普或安利的帖子他一般不会看,但今天这条“八一八那些惊鸿一瞥但销声匿迹的组合和歌手”突然让他觉得心有灵犀想看一眼。


帖子里有很多熟脸,曾经一起竞争过的人,或是他喜欢的歌手,这些面孔见证了这个圈子的唏嘘和残忍。




然后他看到了毕雯珺的脸,竟然还是那张李希侃拍的照片。


楼主说这张照片当初被誉为神图,但奈何博主被扒,毕雯珺又解约,他也不知道后来又爬去哪了。




果然saykan大大不在饭圈,饭圈还是会有saykan大大的传说。


只有他们几个知道,毕雯珺其实是李希侃以追星狗身份拍的最后一个歌手了。




那个楼主说她还扒出了毕雯珺的翻唱小号,他唱过《我永远记得》,说明还是记挂着歌迷的,但另一首小调又很清新,大概是寓意回归平凡吧。




黄新淳又后悔了。


他为什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非要点进去听歌呢,别人不知道就算了,他还听不出那首《爱人》里哼唱的声音是李希侃?那个李希侃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小调他哼了没有十年也有八年,以前听的他耳朵都快磨出茧,现在倒成了一个巨大的闪光弹,还只砸在黄新淳一个人身上。


他心想毕雯珺可太会了,把爱情昭告天下又做的这么不露锋芒,真牛逼,他黄新淳发誓,他下次看到帖子里但凡带个毕字他都还不直接关掉的话,他这辈子吃瓜都没实锤。






后来李希侃和毕雯珺也买了房,不大的两居室,两人一猫,也很温馨。


黄新淳每天看着圈子里外各自躁动分分合合,他们这种舍弃浮华的厮守,让黄新淳觉得遥远又弥足珍贵。






两个人邀他去庆贺乔迁,黄新淳还大手笔的准备了五位数的红包。


李希侃下厨,黄新淳就和毕雯珺在客厅聊聊天打打机,黄新淳问他房子是写谁的名字,毕雯珺说写了李希侃的。


他还真把当年做代拍攒的钱存了下来,变成了他们首付的一部分。


毕雯珺说他无所谓,反正房子是李希侃的固定资产,李希侃是他的固定资产。


他刚说完李希侃就在厨房喊老毕来帮忙,毕雯珺扔下手柄和被强秀到无话可说的黄新淳跑了。






黄新淳看着他们这个还没有太多装饰的房子,电视柜上放着这个家唯一的一张照片,仔细一看竟然是那年让毕雯珺上热门的那张。


不过这张照片里李希侃没有被裁掉,原来这这张照片里的李希侃也是笑着的样子。




那头厨房里欢声笑语的,黄新淳觉得他们大概已经忘了他这个客人了。


小猫跃上沙发,黄新淳想着,你俩主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也就你能陪陪我了。


结果他刚想动手捞猫,猫一转身也跑了。






黄新淳内心已经麻木了,呵,俩大猪蹄子欺负他,连他俩养的小猫爪子都看不上他。


他深刻的反思他到底是怎么一天天走到这一步的。




黄新淳悔不当初,他就不该拉李希侃给自己开站,就不该想当什么爱豆,就不该追什么星,他当初就不该看什么狗逼的偶像练习生。

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,怀念你。

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回忆回忆曾经心情那么好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