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林林德西

你呀你,是自在如风的少年。

【毕侃】带不走的只有你

半颗百香果:

没去过成都全是百度的/看看就好不要杠我


❥本文3350字/脑洞来自bk微博/感谢喜欢


你的甜果/文章汇总












/












001.






七月的成都闷热得不像话,李希侃走在街头巷尾总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口被扣上盖子的蒸锅里,好像再过几分钟就会被人用筷子戳穿,然后捞出去吃掉。






身上穿的这件白色T恤,在刚买来的时候曾经穿着去拍了照,发到朋友圈后那个人点了个赞,李希侃想着,这好像是他们离开大厂之后朋友圈为数不多的互动之一吧,那就穿它来好了。






头发有些长了,却也懒得打理,只带了顶鸭舌帽,压得刘海遮盖了些视线,把那毛躁和热气一同闷在里面,脸上还挂了只黑色的口罩,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打扮,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正常。






可是也没旁的办法,为了不那么引人注目,一向爱赖床的他破天荒地早起,低着头按照导航,慢吞吞向目的地走去。












002.






要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宽窄巷子。






来之前没做什么功课,到了目的地时李希侃有一瞬的迷茫,后来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便也懒得弄清楚什么了,就索性随处乱走,没想到看到了那面在朋友圈里见过的签到墙。






绵延数百米的呼吸瓦墙上尽是密密麻麻的签名,明知道是无望的事情,李希侃还是从头开始,认认真真查看起了这面墙,时而跪坐在地上,时而踮起脚尖拼命往高处张望。






无非,是找一个可能根本没有签下的名字而已。






其实他是有那个人的签名的,在决赛直播结束后。






他同公司有三个队友一起进入了决赛,结果却只有他一人没能出道,并且卡在了第十的位置上,李希侃下了台和队友见面强颜欢笑时,也还是没能忘记他带着泪望向金字塔的那一眼,脑中和心里一时间许多的弯弯绕绕,到最后,终究敌不过想到那句“逃离大厂”时的绝望。






于是拿了自己的制服,仔仔细细照了镜子擦掉那些惹人厌的泪痕,凑到乐华的阵营中去,戳戳他的背,待他望过来,扬起与往常无二的笑容,不知是不是化妆台的灯光太过明亮,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依然能露出亮晶晶的光。






他说,“毕雯珺,你给我签个名好不好?”






那制服被洗得干干净净,又小心地熨烫过,李希侃抓在手里的地方被他的汗浸得皱皱巴巴,像他此刻缩成一团的心。






而那个人似乎永远是温柔的,事实上在大厂的这几个月,尽管他总是操着一口东北口音浓重的普通话,李希侃还是执着地认为他是温柔的。






口音和这些没有关系的呀,他这么想着,觉得面前人的脸又柔和了几分,嘴角上扬时牵动着整张脸都变得鲜活了起来,然后他听到熟悉的嗓音带着些笑意,接过他手里制服的同时,轻轻说了句,“好。”






黑色马克笔的气味有些刺鼻,笔盖打开的一瞬李希侃下意识皱了下眉,尽管环境嘈杂,笔尖摩擦布料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朵,一笔一划,震耳欲聋。






毕雯珺依旧是很有耐心的样子看着他,漾着水光的眼睛和微红的鼻头,都没能让他此刻看起来狼狈一些,这人可真好看,李希侃呆呆地望着他时,还在这么想。






“要我帮你叫Justin他们来签名吗?”最终还是被柔声唤醒。






“啊,不,不用……我回去了,再见。”






“嗯,再见。”










日头逐渐毒辣了起来,李希侃把脑袋裹得太严实,又没有吃早饭,出了一身汗之后渐渐有些眼花无力,他扶着墙壁缓缓坐在了地上。






他想起自己4月6日刷了一个通宵的微博,然后发现,那晚毕雯珺被记住的,是望向出道位的表情,而李希侃被记住的,是望向毕雯珺的眼神。












003.






第二站他去了锦里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食欲不佳,都说来锦里不能错过当地的小吃,可他明明没有吃东西,此刻看着满街的招牌却提不起一丝兴致。






他想起朋友圈看到的那张照片,应该是拍摄在某个茶楼,于是沿着一路的店面开始寻找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耐心了,入眼的建筑都大同小异,他一个人能不在这里迷路都已经不错了,现在却去逐一寻找一家只被带到一扇门的茶楼,怪好笑的,想到这里他躲在口罩后,一个人笑出了声,瘦削的肩膀小幅度耸动着,也没在意有没有人看他。






他摸了摸背包,侧面本应装水瓶的口袋里此刻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,被小心装在一个绒布袋子里,裹了两圈,是他找毕雯珺要来的悠悠球。






没错,是他要来的,在阿偶TV录制教学悠悠球那天。






亮色的绳带着银色的球在好看的指尖翻飞,他的视线跟着走,假装认真的样子,其实思绪早已飞到九天云外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,或许是在初舞台那次,看他突兀的大个子梳着怪异的发型站在队伍最边上,整个人明明很认真却又让他很想笑,也或许是后来看过他学主题曲时认真练习的样子,素面朝天不修边幅,可唱起歌来眼里还是有光的,又或许是半兽人被分到了一组,聚到一起开会时总是忍不住往他身边凑,还有人吐槽过怎么他一去训练就开心得不得了,那时候他怎么回答来着,哦对了,他说,“因为喜欢,因为爱呀。”






“早点遇到你就好了,真的。”于是心猿意马缠绕着指尖的球绳时,那句心里的话就轻飘飘从嘴里跑了出来。






后知后觉意识到失言,想再补救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假装随意地圆着,连小学都扯出来了,最终却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完整。






算了,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,你懂不懂无所谓,反正我说了。





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遇到毕雯珺之后总是爱说“算了”这个词,他自认以前不算是个佛到没边的人,尽管不爱争抢可也没到事事放弃的地步。






后来他认真思索过这个问题,大概是因为这个人于自己而言,除了放弃,再不可能有第二个选项吧。










一个人晃悠到天色渐暗,李希侃也还是没能找到那个茶楼,他站在路口有些惆怅,自嘲果然是无缘,签名找不到,茶楼也找不到。






也罢,他把帽檐压得更低了些,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,准备离开这里,向最后一站进发。












004.






到达春熙路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,面前“太平洋百货”几个大字闪着红色的光,他站定在那里看满街的霓虹闪烁,人来人往,突然有那么两句歌词出现在脑海里。






“这城市那么空,这回忆那么凶,这街道车水马龙,我能和谁相拥。”






然后他又马上笑着摇头否定自己,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不应景的东西,这明明是座人群熙攘的城市,也明明是个自己没有任何与他有关的回忆的城市。






毕雯珺发在朋友圈的照片里,来的一共就这三个地方,标了名字的地方他还能跑过去转两圈,安慰自己也算是与他在不同的时空同游了,可微博上与范丞丞合照带着的那份麻小,他实在是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了。






索性就随意找了一家店。






夏天的夜里这些店面自然生意火爆,他点了一份小龙虾,然后环顾了一下店外临时支起的凉棚,找了光线最暗的一处,仔细擦了椅子后坐下,终于摘下了口罩。






棚子的几个角挂着惨白色的灯泡,无一不围绕着成群的飞蛾,扑闪着翅膀拼命靠近着,却一次次撞在灯壁上。






他不知怎的就来了兴趣,盯着那灯泡看得津津有味,直到自己点的餐被端上来,才把视线收回来,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带着绿色的光斑,让他适应了好久才看清眼前的小龙虾。






大概是攒了一天的食欲在此刻终于爆发了,他戴上手套就开始超那盘小龙虾发起进攻,汤汁还是烫的,隔着塑料把他的指尖烧得通红,他却仿佛没知觉,好像和这些鲜红的东西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掰掉他们的头。






他还记得在大厂,大家一起去吃海底捞那次,自己也去调料时也是不要命地放着泰椒圈,却被偶然路过的毕雯珺抓住了胳膊。






“少吃辣椒,会长痘,对嗓子也不好。”他听到那人这么说。






“没事啦,我从小就特别爱吃辣,吃得清淡我会死掉的。”他呲着小白牙说得夸张,宝贝地护着手里的碟子,一副怕被抢走的样子。






然后毕雯珺笑了笑,松开他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




什么嘛,原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啊,李希侃垮了嘴角,往碟子里又舀了一勺辣椒酱。










和最后一只小龙虾较劲的时候李希侃突然觉得,其实自己也蛮失败的,本来是想靠着在他朋友圈里发现的那些少得可怜的线索,走他走过的路,看他看过的风景,也算是给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单恋画上一个句号,可没想到最终,自己却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找到。






他往嘴里灌了一口冰凉的可乐,有些侥幸地想着,不知道这是不是还没到该画句号的时候的意思呢?












005.






回去的公交空无一人,李希侃走到最后排的角落靠窗边坐下,摸出手机接通了罗正的电话。






“死心了吗?”那边的声音其实是不急不缓的,李希侃甚至能脑补出那张好看的面瘫脸,但他知道那双手肯定已经攥成了拳头。






“就……大概吧。”李希侃往上拉了拉口罩,带着鼻音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




“你哭了?”






“没有没有,是那个小龙虾太辣了,真的很辣你知道吗?可是很好吃,唉,我吃得太快了都没来得及拍照……”






“别撒谎了,你不是很能吃辣的吗?是谁代言周黑鸭的时候只顾着吃都不顾形象了?”






“就……就很辣嘛……”李希侃还是弱弱的反驳了一句,然后没了声音。






“网易云买的新歌都送完了?”






“还没,买得有点多,又不敢发在朋友圈,嘿嘿……”笑得有些心虚,他转头看向窗外,沿路街景飞快地向后跑去。






然后他伸出细长的指头,在玻璃上一遍遍写一个“毕”字。






在这闷热的天里玻璃干净得不行,明明怎么划都不会留下痕迹,他却还是乐此不疲。






“小侃,cp粉都知道这不过是限定爱情,怎么反倒你自己,不知道了?”罗正的声音很轻,一个字一个字砸在他的心上,却犹如重锤。





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要下车了不跟你说了。”似乎被戳中痛处,李希侃慌忙挂断了电话,也不管车开到了哪里,压低帽檐就跑下了车。






似乎是一处夜市,有摆着摊卖饰品的,也有推着车卖小吃的,他随手拿了一个狐狸耳朵的发卡想带上,摸到头上的帽子想了想又作罢。






路边的奶茶店在放歌,低沉的嗓音熟悉的曲调,他认真去辨认,发现是那首成都。






让我掉下眼泪的,不止昨夜的酒。


让我依依不舍的,不止你的温柔。






李希侃垂了眼睑,掏出手机在朋友圈打下一行字,“成都,带不走的只有你”,看了很久又逐字删掉,然后收起手机,缓步走入了夜色中。








FIN.








(结尾再说一次吧 真的没去过成都 也不是很了解行程 全是我瞎写的 肯定漏洞百出 大家看过就忘了吧 当初想得很好结果写得很烂 可以骂文但请不要较真来杠我 先滑跪 打扰了

评论

热度(619)